hon·or[on-er](點一下字可以帶到原網頁,並且有mp3發音)

noun
1. honesty, fairness, or integrity in one's beliefs and actions:
man of honor.

3. high respect, as for worth, merit, or rank: to be held in honor.

cred·i·bil·i·ty [kred-uh-bil-i-tee

noun
the quality of being believable or worthy of trust:
After all those lies, his credibility was at a low ebb.

Lies ->(造成)no honor 或 low credibility 不難理解,但是很多在我們看來的「小細節」其實都對外國人(甚至中亞和非洲)很嚴重,因為扯到了 honor and/or credibility 的問題。

我覺得最好的一個例子就是去年我看到網路上在傳的一則故事,說有一個中國年輕企業家受訪時說以前在歐洲讀書的時候常常搭公車不付錢,被抓到幾次,以為沒什麼大不了,結果最後畢業了要找工作,面試的時候都很好,可是之後都沒有錄取,因為人家去翻他的紀錄,認為他 run out of credit,不值得信賴  not trustworthy。故事最後,那間公司甚至對這人說,他在全歐洲大概都找不到工作了。所以他只好回到中國工作。

我實在不是很知道台灣的是非觀在這點上跟國外是否吻合,所以我看了這個故事一直在想,不知道大家真知到為什麼搭公車不付錢跟在公司上班有什麼關係,嚴重到公司決定不錄取他?其實就是認為不遵守交易規則這種事恐怕已經是他的行為模式了,公司當然怕哪天他也對公司偷雞摸狗。

Honor 的意思就不太一樣了。我舉個例子,美國高中畢業的時候,畢業班的第一名都會寫稿子代表畢業班致詞告別(坦白說我覺得這不是個挑選致詞人很好的標準)。這位學生我們叫做

val·e·dic·to·ri·an [val-i-dik-tawr-ee-uhn, -tohr-] 

noun
a student, usually the one ranking highest academically in school
graduating class, who delivers the valedictory at the commencement
exercises.

我們那屆,第一名是我跟我同班很多節的同學(我們每一個科目都能力分班或採學分制),好像是進常春藤其中一間的樣子。當時我覺得他人還OK,只是每次考試完就小聲地到處問別人考幾分,我是都不給他看,覺得我好不容易從台灣來終於沒有成績壓力,不想再受這樣的氣。沒想到有天學校取消他 valedictorian 的資格了,因為他爆出收錢考試漏答案的作弊行為,鬧得整個學校沸沸揚揚。

學校把 valedictorian 的資格給了申請上芝加哥大學的第二名,是第一名的好朋友,也是我的同班同學。結果畢業前幾個禮拜,致詞稿都已經給學校審核完畢了,又爆出他對女生罵髒話,罵人家是妓女。學校很生氣,又把他給取消掉了。學校覺得煩了,就不想再指定 valedictorian 了。

所以我們這一屆是最沒有光榮的一屆,沒有 valedictorian 致詞。我心想,又不是我們每個人都這樣,我們其他人替他倆背了黑鍋感覺真不好!

最後我們再來談談 Justice,搭上最近 Makiyo 的案子。

其實我看完新聞的第一個感覺是,一定有很多外國人搖頭,難道台灣的正義是要有人帶頭,承擔最大風險,其他人才會敢出來提供證據或說公道話嗎?現在不是已經解嚴了20年了嗎?還是對暴力的恐懼感太深層?這樣怎麼保護自己的利益呢?(不是只指直接利益)無怪乎台灣政治也是如此。

最扯的是第一時間有附近幾人錄影,也有計程車路過,出來看一下又害怕縮回汽車內了。台北街頭這種半夜都燈火通明,四處有人的地方,竟然大家沒有共識分工合作,直接去把人拉開,並且同時報警!這樣外國人真不敢去台灣玩了!

然後媒體24小時只炒這條新聞,重點永遠停留在被害人和施暴者,沒有去檢討長久以來我們是把社會變得什麼樣了,為什麼今天打完了才有人援助?

台灣需要好好檢討我們如何因為自私不想惹麻煩、恐懼暴力、追求表面的「和諧社會」而縱容了非常多不公不義的行為。這點是和外國人有直接性的價值觀衝突,他們寧可上街衝撞,也不允許不公不義。我舉個例子:

1989年柏林圍牆倒下,蘇聯老大哥接著說願意退讓,東德政府和東德秘密警察頓時失去後盾,很多民運人士馬上想到秘密警察會毀滅證據,於是在幾個大城,攻破秘密警察的辦公室,把資料全部用封條封起來,警察還幫忙呢!現在這些資料成為東德人可以查詢的資料庫(允許受害者查詢並公佈被秘密監視的情資和監控者姓名),近兩百萬東德人查閱過自己的檔案,也成為研究當時秘密警察和政治的重要資料。(有個當時秘密警察的辦公室現在開放參觀,影片在最下方)

台灣呢?人事二的那些資料呢?我不得不譴責台灣人的短視近利和畏畏縮縮。

如果你是愛財的人,我可以告訴你社會和政治的不安定和隱憂,其實才是很多外國中小企業評估來臺投資的第一要件,因為隨時會爆炸的風險,再多錢也保不了。

 

過年前我在台灣某個郵局要劃撥,剛到就有個穿西裝的40歲男士對著郵局內的辦事人員咆哮:「你們怎麼只有XX報?我看到XX報就討厭!蘋果也是!你們要有其他的報紙!」罵到辦事人員臭頭,不敢吭一聲,所有在郵局的人,約10個人也不敢吭一聲。

 

我就知道台灣人又再害怕了。我不出一聲,靜靜地觀察,等到他要下樓離去了,後面也有人要下樓了,我突然叫住他:「這位先生,你剛才不想看報紙就不要看嘛!」他抬頭有點呆住,說:「沒有啊,我只是說不能只有一種報紙。」我大聲回說:「那你也不用那麼生氣啊!這裡又不是你家,想看什麼報紙就有。不想看沒有人逼你!」然後我就不及不徐轉頭結束對話(其實雙腿發軟,這是小時候就種下的恐懼感,但是我知道我該做什麼)。那人看不能也沒有時間上樓回來跟我嗆,就下樓回家了。我一轉頭回來,就看到整個郵局的人都在暗爽,眼睛都笑瞇瞇的。哎,連人走了都不敢笑出來!過了幾分鐘,郵局的辦事人員開始小吵架,因為職員建議主管要加買其他的報紙,我真是昏倒!難道郵局要變成圖書館嗎?以後乾脆提供咖啡好了,還不同牌子的咖啡!



請尊重作者著作權,轉貼前請告知本人,謝謝。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To Live! And to Write for Life!

shining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