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愛看于美人的新節目“非關命運“ 因為本身對心理學很有興趣(連貓和狗的心理我都想了解)
有一集(2010-08-18)叫做 “媽!我不是妳的小木偶“(在 youtube 上找得到)

其中在(4/5)有個生活觀察團的女生叫 Lucy 很無奈地說
她了解父母不會有害她的心 但是她覺得父母勉強她做某件事的話 不一定不會害到她
她只希望父母能在她跌倒的時候給她個家回
只要她有個家 她就會有站起來的力量 她就會相信人生會更好
Lucy 的心聲就是我和幾乎100%孩子的心情
其實父母是會傷人很重的
而且我發現父母往往不自覺自己的自私

可是媽媽代表來賓寶媽聽了 Lucy 的話就哭了
她覺得這句話傷她很重 希望孩子以後不要說這種話

然後心理醫師鄧醫師提醒了一點
就是要求爸媽在我們跌倒時支持我們其實對他們來說很痛苦
我覺得這是很多人的盲點 (至少是我的)
我突然想到這很可能就是為什麼大家都說當了父母才知道父母難當

但是我等一下要反駁 我覺得心細的人不用到當了父母才懂這個心情
只是大部分的人想到父母都很掙扎 因為好像父母常常都不願意讓我們獨立
獨立這個議題在西方文學裡很熱門 因為這攸關個體的生存
生存是所有動物的本能 當生存的本能被受限 人會感到極端痛苦
怎麼有時間考慮到父母的心情?

鄧醫師說 寶媽和其他父母一樣
很多時候認為明明孩子遇到跟自己年輕時犯過的錯或經歷的挫折一樣
為什麼孩子堅決要跌倒才會學會 而不聽取他們的經驗呢?
相信很多爸媽也常常說這些話(包括我父母)

不過我想到大學時從來都沒被男生追過的死黨喜歡一個男生
其實她一開始也覺得這男生長得不太好看
但是她說她就是要找長得安全的 (這男生也沒有女生喜歡他過)
死黨越陷越深 但是全校都知道這男生對她根本毫無熱情
我先去找那男生 跟他說我死黨很喜歡他
希望他沒興趣的話不要做出讓她以為有機會跟他在一起的事
最後這男生竟然開始大方地表明想利用她 我就很生氣
我太雞婆(跟我爸媽學的) 去找那個男生理論跟他嗆聲
那男生很小人地跑去跟我死黨告我的狀
當然我的死黨氣急敗壞地來叫我放手
“你可不可以放手讓我走自己的路!“ 她說 (可見不一定要當父母才會懂!)
我實在很愛我死黨 真的很痛苦
明知道這男生不是真心的 實在很不想她馬上就受傷
我在死黨面前哭了出來
我說我以後絕口不問她和那男生的事 我們要聊什麼其他的都可以
我說因為我其實不在乎那男生 但是失去了我們的友誼我會很痛苦
接下來的一個月我們有點卡卡的 但是都維持的很好 久了也就習慣了
男生一畢業後就沒什麼和她連絡了
死黨好像也很自然地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了 (還是她不敢跟我哭訴?哈哈)
但是不到一年她也遇到很帥很好的男生主動喜歡她 讓她終於找到自信
現在她再也不會勉強自己找長得安全的男生了!

現在我們成長了 處理方式也改變了
感覺她的感情怪怪的話 我都會問她心裡的感受 問她的直覺是什麼
她也都會誠實地跟我分享
如果覺得她心情很亂 我就直接跟她說
我覺得你心情很亂 我建議你等想清楚了再走下一步
因為亂的時候做決定很危險 千萬要注意會無法逆轉的情況
現在我對她很放心 我知道她多跟不同的男生相處才會知道怎麼處理
這才是讓她學習的最好方法!

另外節目裡另一個女生哭著說 她很想跟父母說 “可不可以讓我走我自己的路!“
特別來賓許常德(最近出新書叫做“母愛好可怕“)就點出重點
他說 父母讓孩子很折磨的地方是
他們寧可你選擇一條他明知道你不喜歡甚至討厭 但是安安穩穩的路
也不願意看你為你喜歡的人事物去冒一點險
他認為這邏輯很不通 認為這是歷史共業
因為台灣的社會還是蠻缺乏尊重個人的思想

我以另一個角度切入 我覺得經濟和政治的影響也很大
像大家都知道 這種父母在先進國家不多 孩子與父母的衝突程度上也通常不如我們嚴重
但是有個例外 就是從開發中或者動亂的國家來的第一代移民父母
她們常常就是許常德說的情況
我覺得在這點上 她們跟很多台灣父母的經歷和心路歷程是相同的

最後我以一句最近同事分享的話做結語;愛太深足以毀滅
(好像出處是聖經 請熟讀聖經的朋友查證一下)

請尊重作者著作權,轉貼前請告知本人,謝謝。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To Live! And to Write for Life!

shining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