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和昨天網路上激烈討論這篇新聞,Google上搜尋已經要超過1000筆,很多社會對立的討論使我想要投書一封信。
----
活動籌辦人給新聞
「德國二二八研討會 籲立法懲歧視言論」讀者的一封信

各位讀者您好:

上週末的「台灣民主人權運動紀念研討會」吸引了許多住在德國的台灣人齊聚一堂來討論大家的故事及內心的感觸。這兩天讀者在網路和台大PTT上激烈討論自由時報對本活動的簡短報導,然而許多只是反應台灣長久以來的政治對立和老調牙的論點,因此我有幾點說明當天研討會的內容。

1. 我們今年提出來討論的主要目的是療傷。會中分享兩位1947年在台灣的外國官員寫下親眼目睹的故事和情況(George H. Kerr 1965年的 Formosa Betrayed 和Allan J. Shackleton 1948年的Formosa Calling),探討228的遠因和導火線。與會者中有不是受害者的國民黨高幹子女,他們回顧事件聊家人的感受以及自己後來無意間閱讀到228和白色恐怖的心情。大家都對每個家庭走過的心歷路程有更深的了解和體諒,了解這是獨裁政治造成的心靈創傷,需要大家一起來療傷並且愛護對方。

有豐富臨床經驗的心理諮商學者程秀蘭博士(美國新墨西哥州立大學助理教授)為我們撰文"Psychological Recovery from State Violence” (譯:從國家暴力的心理創傷中復原)。與會者並討論自己療傷的過程和對撰文特別有感觸的地方。程博士提醒我們「個人即政治」,發生在個人身上的問題經常像一面鏡子照出我們的社會問題。會中亦有鄉親分享藝術、社團、宗教療傷和「用感覺真正接觸自己與事物, 勿用頭腦評斷,體驗自我」的個人體驗。

如果您想閱讀當天分享的文章,請與我聯繫。

2. 關於轉型正義和刑法,我們探討了在全民共識推動下2年內完成這部分制度化的德國 和 由追求多黨民主和制定新憲法的國王和總理領導而放棄執行司法、現在民主出現危機的西班牙,做借鏡。德國國際法學家Dr. Petzold特地為我們撰文,他認為台灣和東德當時情況無法比較,因為東德全民有強烈共識要清除專制制度和勢力,這是台灣所欠缺的也是台灣轉型困難的主因,文中其他部分自由時報報導已經提及。

東德的社會運動者思考縝密值得台灣人學習,他們甚至在1989年就搶先防止秘密警察銷毀其檔案,允許人民和學者查詢檔案和監視者姓名,直至2006年德國政府聘請公職人員可以先行查詢檔案了解其與東德共產黨是否有來往,並在1998年德國國會以東德共產黨的黨產成立了一個國立基金會 Bundesstiftung zur Aufarbeitung der SED-Diktatur,其中一個工作項目為學生民主政治知識的教育。有興趣的讀者,這些在維基百科都能找到基本資料閱讀。

另外分享刑法轉行正義權威Ruti G. Teitel 在其Transitional Justice (2002)一書中提到刑法轉行正義一開始必須有全民共識或是幾個政治人物的堅持才能起步,執行到最後刑法轉型正義將會正面影響社會的民主轉型。

3. 會中也分享英國政治學者Dafydd Fell 和芬蘭政治學者Mikael Mattlin的書Government and Politics in Taiwan (2011) 和Politicized Society: The Long Shadow of Taiwan's One-Party Legacy (2010) 認為中國歷代和台灣社會泛政治化的現象,例如影響家庭、職場、生活,選民及候選人投機,投票行為深受人與人的交情影響,還有往往政黨成立只想推翻前朝,少有政治理念等等的原因為「贏者全拿」、「敗者為寇」,輸了的代價是連坐法的執行等傳統中國政治文化。與會者的共識是這些都是將來組織新社會運動或新政黨應該注意的地方。

政治結構問題部份,兩個學者提出了「中央政府和地方派系的利益結合」、「中央政府分化地方派系以控制派系力量」這兩種在日據時代就出現的手法,還有解嚴時民主運動力量太小,於是與國民黨協調生存與競爭的遊戲規則,緩慢的轉型過程使得國民黨成為新民主國家中唯一仍然強大的前獨裁政黨,也使得後起的新政黨幾乎沒有生存的空間,政黨力量無法平均,民主無法再進一步。台灣要看到新政黨的茁壯,必須調整遊戲規則。與會者的共識是,當政黨協商沒有效率時,人民的知識與推動是關鍵,先從自己的親友們建立起共識。

這兩本書的英文原版在 台灣博客來 和各國 亞馬遜網路書店 有賣。

*補充*(2012.08.03) Wikipedia 台灣各地派系列表

4. 種族歧視的言行和國家或軍事暴力行為是犯國際法和國內法的。若不執行這條法律,許多加害人或體制幫兇會錯誤認為並不需要被受難者原諒。甚至有時候受難者在其他方面也會歧視或傷害其他人,這也不應該。

立法可以帶動種族和平和反對國家或軍事暴力的價值觀。因為上述幾點提到的原因,台灣政黨間沒有共識,因此很多台灣讀者反應立法這條路不可行,我們當天也有提出這點討論。大家最後贊成立法的必要,但是或許能先提倡全民的國際法和人權法常識和教育。如此能促進建設性的討論,達到全民以及政黨間的共識。

祝各位心靈安寧。
活動籌畫人之一陳欣吟敬上



Facebook 活動頁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To Live! And to Write for Life!

shining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