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台灣人從小就常聽到靈異故事,很多人也很信神或佛的顯靈,可是我總覺得不知道哪裡不對勁,好像這些故事背後的層次並不高,並沒有給我們帶來多深的啓發。

一直到我遇到Park ,我才覺得他講的親身故事很有意義。我相信他的故事能夠幫你看透很多人生的問題,所以在他的同意下,我代筆分享他的私人故事給大家。

Park 前一陣子家裡鬧家庭革命,他說他每個朋友都很同情他的遭遇,但是大家很難想像他已經走出來了。

他說因為他看到為什麼他跟他媽前世就不合了,只不過帶到這輩子來而已,現在他領悟了,就不會再帶到下一輩子去了。

Park 不願說自己跟別人不同,只堅持他一向蠻忠於自己的感受和直覺。他說他一直知道自己有輪迴過,但是這不是什麼很大不了的事,加上他一直沒有任何記憶也就沒必要分享給任何人。就這樣他過了30幾年,一直到家庭革命幾個月後才夢見他和他媽的前世今生。

他告訴我在講他的前世今生前要提醒讀者,重要的不是前世的記憶是否100%正確,或是100%記得,而是學到真理、能夠看破這個世間的表象才是永恆的,俗稱有「心靈成長」。

故事是Park 在夢境裡是個20歲左右的年輕人,在一個古老的東亞國家,他父親是個很有智慧的名人,可是早逝。他媽媽扶養他長大,他很愛他媽媽,可是他媽媽一直對他很冷淡,他就下意識更想得到媽媽的關注,可是試了很多方法都沒有效。Park 說雖然這是他第一個看到前世的夢,但是他一下子就知道了,因為他對這個20幾歲的年輕人的自我認同是那麼強烈,還有那種得不到愛的痛是那麼的強烈,最後就是夢中的媽媽不是別人,正巧是他這輩子的媽媽。

但是夢境還沒有結束,就在他以前世那個人的身份在夢境中繞啊繞的,在他住過的城市和熟悉的人群中走動時,突然他過世的父親顯靈。告訴他母親其實另有其人。父親的靈在夢中給他看了一個女人的面孔,突然在他腦海中響起這個女人叫他名字的聲音記憶,那是那麼地親切溫暖,那才是有愛的感覺,可是那個女人的身影很模糊,這就是他對這個生母僅存的記憶。父親的靈說:「你媽比我早死,所以你不記得她。你現在的這個媽其實是我後來再娶的,請你原諒她無法完全愛你,她已經盡了她最大的力,她只能做到扶養你,但是這樣我就很感激她了。」 Park 在夢境中就崩潰了,他完完全全原諒他後母。

Park 說,不管爸爸顯靈是上輩子的事還是這次做夢才來,可以確定的是他那輩子死前對情感還是放不下,他還是希望看到後母愛他。

所以這個暗地裡的慾望使他這輩子出生為後母的親兒子。事實證明問題不在親生與否,是對方無法愛他,還有他期盼對方愛他是造成他痛苦的根源,因為他的期盼給對方壓力。Park 說他想通了,如果他自己都不可能隨時隨地愛自己、為自己着想(事實上沒有人可以做到),何苦期盼任何一個人給予完完全全的愛?他說這種人世間常掛在嘴上的愛不是宇宙的真愛,只是人們脆弱的心靈的投射罷了。

常常台灣人愛問的是,像Park 這樣晚上在夢中有時會以前世的身份和記憶繼續解決前世的問題,那這樣到底是白天還是晚上的夢境還是兩個都是「真實人生」?

他說,人們總以為看得到的、摸得到的、聽得到的,甚至感覺得到的情感才是真實的,但是這都只是幻象。

幻象不是不好,只是它的目的是提供你學習的空間,就像有人電腦用 Windows 系統,有人用 Mac OS 系統,但是人要是真以為在電腦之外沒有一個更真實的世界,那就是活在幻象裡,把虛擬的當做真的。

為什麼你會跑到幻象裡? Park 說,Osho 說得好,那是因為很久以前你的靈魂有個念頭,它變得好奇,想知道生命是什麼,所以你開始投胎做會動腦筋的生物。

第一個部分是經由生活體驗生命。Park 說他今生的性格是以前他沒有輪迴過的,因此他的靈魂一直很好奇這樣的性格會產生什麼樣的人生,所以他上輩子的性格與今生會截然不同是很正常的。甚至他一面過生活的時候,他的靈魂會一面觀察自己的性格和行為,覺得真是有趣。

可見死亡並不可怕。只要你學完你這輩子想學的,下輩子就是換一個新的角色重新上舞台罷了,汰舊換新,甚至可以是件很好玩的事。

第二個部分是經由思考生命是什麼,但是一開始,大腦並不靈光,所以運算能力很差有點像30年前的電腦軟體,幾乎都是用本能去反應,就是我們所謂的「人性」。當人越來越會計算和思考,那就像在慢慢改寫自己的軟體,基本上就是看條件辦事,所以在哪個情況下會有什麼樣的反應一看你的軟體就知道。

Park認為當人以為這個虛擬的世界是真實世界的全部的時候,就會產生一些問題:

第一個轉「累」點是有些人覺得思考生命的意義沒啥意義,回去最原始的軟體(動物本能),吃吃喝喝、打打殺殺、盡情做愛很簡單舒適,所以就回頭了。

第二個轉「累」點是有些人不願意回去原始的軟體,可是不知道想找的東西長怎樣,所以以為 the lesson learned 就是人生苦海無邊。Osho 就形容這像漂泊在海上的破船,不知道對岸在哪裡。(p.s. 佛家以「對岸」一詞代表對人世的領悟)有時候奇怪的理論就出現了,例如多做善事就會到達彼岸,甚至在印度有宗教認為做善事是幫倒忙等等,這些都不是到達彼岸的方法,只是人們編出來換取你的利益的。

Park 認為,情感上的煎熬是必經的心歷路程,因為那是啓動任何學習的鑰匙。很多人犯了壓抑情感的錯誤,怕自己受不了情感的煎熬,這就像把鑰匙丟掉,永遠開不了學習的門。

但是同時要學會不被情感控制住,他說。這只是把鑰匙(佛家說的「法門」),開了門也不是就到了終點,所以不要一直執著於這把叫做「情感」的鑰匙,要適時地 move on,丟掉它,你才有辦法拿到下一道門的鑰匙,而不是用這把鑰匙去開下一道門。

要學會如何全力以赴但是心情放輕鬆,不要用大腦一直煩惱就沒有焦慮。只要不忘記想要尋找真理,就等於是在呼喚真理。反之,當焦慮和得失心出現時,你就知道需要調整自己了。

這樣才會遇到貴人。只要不忘記想要尋找真理,就等於是在呼喚貴人來指點你。

 

請尊重著作權,轉貼前請告知作者,謝謝。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To Live! And to Write for Life!

shining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