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的時候有一個叔叔問我:「我手上這杯水,我把手指頭伸進去,你可以感覺到我感覺的水溫嗎?」  我搖搖頭說不能。

叔叔又問我:「那你知道為什麼你要出生作你,不是出生作我呢?」  我想了很久找不出答案,我說`:「我只好接受我出生作我的事實了!」  叔叔好像覺得這個答案ok,那天並沒有再多問。

有一回我在吃東西,叔叔看見了,他問我:「你的手怎麼都不用思考就知道你的嘴在哪裡?」  我想想好像是真的耶!我就放慢動作,把食物抬高,我的手還真的知道我的嘴巴在哪裡。真是太奇怪了,是誰教我的?我和叔叔都笑了起來。

叔叔對我說;「你看世間的人,昨天跟今天跟明天對她們來說都一樣,不知道自己為何在世上,生活沒有目標。你也要這樣一生嗎?」  我想了想,覺得這樣活著幹嘛,所以我說不要。

叔叔問我:「你長大了會記得這個當下嗎?」 坦白說,叔叔說的話讓我了解到,原來對於很多事情人是很健忘的。叔叔給我的這個深刻的教誨,我怎麼可能忘得掉。

那時候很單純,有次我對叔叔說:「我要用我的力量證明好人也是可以出頭天的。」  現在想想真怪,我那時候到底是看到哪個出頭天的壞人了?哈哈!

漸漸長大的過程中,我也漸漸感覺,很用力出頭天好像在爭一個自己都不知道的東西。

大家都說我很有目標,其實我並沒有什麼確切的目標,有時候也會發現現在做的並不是我想要的,必須改道。但是我有一個不管我活到多老都適用的目標,就是叔叔教我的,每天都要活得不一樣而已!

 

請尊重作者著作權,轉貼前請告知本人,謝謝。

創作者介紹

To Live! And to Write for Life!

shining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