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半年來我遇到幾個想申請美國大學/研究所的學生,其中一位是朋友的女兒,一個住在愛爾蘭的高二生。

Niamh (發音"nee-iv") 的父母在美國加州讀書結婚生她和她弟弟(所以她也是美國人),在她國小一年級的時候搬回來愛爾蘭。

Niamh 的媽媽是愛爾蘭人,到現在天天都有 reverse cultural shock,因為 Niamh 學校的課本和學校教育超填鴨,跟台灣比有過之而無不及!

Niamh 是個很聰明的女孩,她自己也受不了沒有意義的教學方式和升學制度,現在才高二就準備要去美國讀大學學一學 critical thinking。

Niamh 跟我抱怨學校的英文課沒有在分析文學作品,是由老師把分析寫在黑板上,要同學們背,考試的時候寫文章要寫下來。寫了老師沒教的可能會被扣分,沒寫老師教的一定被扣分。Niamh 說難怪來投資的美國公司都抱怨愛爾蘭員工像機器,員工訓練的時候必須一個動作一個指令,不然教不會。我說,太誇張了吧?這是在台灣嗎?好像突然間空間錯亂!

因為媽媽是柏克萊加大校友,Niamh 很嚮往美國大學教育,但是跟媽媽交換經驗的結果,發現這20多年來,美國的升學竟然變化大到媽媽也不知道要去哪裡考標準考試等等。

媽媽說她讀書的時候幾乎全都是白人,我跟她說現在是60%亞洲移民,所以反而白人變成少數民族有保障制度,比較好進。

標準考試的格式現在完全不同了,我就簡單跟他們介紹一下 SAT 和 ACT 的不同,還有大學對於送成績的規定。我還在考慮要不要跟她說,亞洲移民(包括俄羅斯人和猶太人)把補習班文化帶到全美,這些亞洲學生的 SAT 和 ACT 成績滿分是見怪不怪了,每個還都是什麼樂器的全國音樂比賽得主,AP 學分(大學預修)都可以抵大學一年以上的課程了。我想還是不要講好了,學校經過這麼多年也應該也知道這不能代表學生真正的素質了吧?

Niamh 說最近電視上有肥皂劇在講美國大學生荒誕的夜生活,我說,妳上大學就可以親眼看到囉!她嚇了一大跳,問我電視上演的不是假的?我說,怎麼會是假的,只是有的學校比較嚴重,有的比較不嚴重而已。哈哈,我還以為美國大學生紙醉金迷的生活是全世界有名的了,原來還有很多人以為那是戲劇效果,真有趣!

她接著說她不想遇到這些人,問我怎麼辦,我說就上 google 查詢 fraternity sorority colleges 就知道那幾間最嚴重啦,啊如果看到很有名的大學在其中,不要被嚇到喔,因為學校排名只是有多少諾貝爾獎教授和研究生的經費等等,跟大學部沒啥關係!

為了讓她有足夠時間調適心情,我就送她我最喜歡的那本 Xenophobe's Guide to the Americans 啦!

"Americans are like children: noisy, curious, unable to keep a secret, not given to subtlety, and prone to misbehave in public. Once one accepts the Americans’ basically adolescent nature, the rest of their culture falls into place, and what at first seemed thoughtless and silly appears charming and energetic."

Friends without friendship
"Americans are friendly because they just can't help it; they like to be neighbourly and want to be liked. However, a wise traveller realises that a few happy moments with an American do not translate into a permanent commitment of any kind. Indeed, permanent commitments are what Americans fear the most. This is a nation whose fundamental social relationship is the casual acquaintance."

 

Welcome to the USA ;)

copyright (c) 2011 E.V.L International Consultings Ltd.

請尊重作者著作權,轉貼前請告知本人,謝謝。

創作者介紹

To Live! And to Write for Life!

shining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