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學生時代打工開始,我一直和有德國文化的技師們很有緣

除了上一篇我的好友 BB 之外

我從他們身上看到了幾個共通點:  靈活實際的做事方法、對事情的一針見血的見解、對於品質的堅持、追求長遠效率的理念等等

很意外的是他們都是很有耐心的好老師,而且對新一代的思維非常有興趣了解

儘管大部份都可以當我的爸爸、爺爺了

他們卻是很尊重我和其他年輕學子

我想這就是德國技師的傳統 - 知識的傳承!

第一個和我有緣的技師 TO 不是德國人,是美國人

他大學的時候主修德文,還曾經來德南交換兩年,也有在這裡打工

他很融入德國文化,脾氣很好,也非常的有思考能力

他說後來德文系沒飯吃,就來台積電的美國子公司當技師,剛好我一年暑假在那裏打工

他帶我進無塵室操作電腦儀器檢視晶圓片的錯誤

他很從容地給我指示,讓我自己一邊聽一邊操作,自然就產生我們英文所謂的 muscle memory.

跟著他操作一兩次就記住了,非常有效

我非常樂意跟他學東西,我總是心想,以後我教別人也得讓人覺得我好相處又有效果才對!

 

第二個和我有緣的技師,我得把全名寫出來,因為他突然跟我斷了音訊

我想他可能年事已高,有可能退休了,或過世了

Gary Hahnke 是流著德國血液的美籍 electrician

是我在博世汽車電子打工的老同事,那時候他已經快退休了

他老是開德國人的玩笑,因為他自己也是這樣

例如 他負責幫我們做我們需要的奇奇怪怪的測試機器和電線組合

同事們得常常互相提醒,"下午4點要到囉,Gary 準時下班我們就找不到人幫忙了!"

他的工很細,腦筋轉得快,使用工具也非常靈活

一雙巧手讓他在部門有個封號 - Da Vinci

他跟我說過很多故事,其中一個特別有趣:

他小學一年級的時候學加減法,考試的時候老是盯著牆上的時鐘運算

結果被老師懷疑作弊記過

讓我十分感慨:  不久前,很多台灣的老師也是這麼不講理,不尊重學生,還好今天已經改善很多了

 

Gary 總是帶著輕鬆的心情地做事

我覺得"欲速而不達"好像是技師們的另一個共通信仰呢!

我沒事就去他那兒晃,幫他做事,學些學校不教我們的實用知識

我轉戰到德國來後,發現這裡的電子電機工程師常常得做自己的測試器和電線

我才覺得很慶幸當初有跟著 Gary 學一些

 

來德國後,我也是喜歡跟技師相處共事

相對於工程師而言,技師的抗壓力較高,心情比較放鬆,可以一邊工作學習,一邊說故事、開玩笑

技師同事裡面有個跟我爸爸年紀相仿的 Manne

他總是跟我們說起以前工作環境、福利有多美好

他說在他年輕的時候,不用開車去遠地開會,公司請專業的司機開黑頭車,一路把他載到慕尼黑 (2-3小時車程)

我開他玩笑: Manne, 那你上車前一定有打電話給你的女朋友們,一路排隊看你出門多威風!

他也笑了

他說以前大家都會等,現在都是趕趕趕,產品大概能用就好了,品質都被犧牲掉了

他說廠房也已經30年沒有換新了,生產設備基本上已經太老舊,但是公司不願意砸錢

我們常半開玩笑地說: 

要是公司股東每人少拿1%,不適任的主管清理一下,就不用整天來找我們在哪個電子零件上多省 10 cents 了。

有一次我對 Manne 說: 在德國工作真好,加班可以選擇 領加班費 還是 拿來抵工作時。

Manne 很嚴肅地回答: 這些都不是天上掉下來的,是多少前人的努力和鮮血換來的,你的國家人民如果不爭取怎麼得得到?

 

請尊重作者著作權,轉貼前請告知本人,謝謝。

創作者介紹

To Live! And to Write for Life!

shining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